主页 > 科技下载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先来个资料提供:1997年,《 香港製造 》上画,于翌年金像奖,半爆冷地成为大赢家,赢得最佳电影,陈果也当上最佳导演。说它半爆冷,因为同年对手包括《春光乍洩》,王家卫是拍过《阿飞正传》、《重庆森林》、《东邪西毒》的大导演,凭《春光乍洩》更成为康城影展最佳导演。陈果是只有五十万资金和过期菲林的一堆零知度新导演。

《 香港製造 》单刀直入刺中香港青年问题

事隔二十年,两片早已成为港产电影的经典。出生于浓浓的九七阴影下,《春光乍洩》表面上是一齣同志爱情电影,但已被无数人解读为暗指港中关係。故事发生在阿根廷,当然较抽离。《香港製造》相反,切身处地单刀直入,它甚至不似《十年》,借创作出十年后的境况,反映当下,《香港製造》根本就刻划当下。 回归二十年后,《香港製造》借修复之名,重新公映。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年轻的香港人,当年没有机会入戏院观看的,好应该把握机会。因为,《香港製造》是难得地站在年轻人角度,为年轻人发声的成熟作品。二十年前的一代香港人,被遗弃,被逼地不自愿地勉强适应另一种文化的入侵,在对前路极度不安的状况下,最后选择轰轰烈烈地了结,藉此保留永久的青春,永久的风光。今日重看一次,看完电影后的震撼、无奈、感同身受,不单没有过时或淡化,反而更加逼真。不得不难过。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就在回归二十年的前夕,除了《香港製造》,我还去了一趟香港知专设计学院毕业作品展。观看了三齣由电影及电视高级文凭课程毕业生製作的短片。不谈质素,我反而更有兴趣于作品呈现的价值观。《香港製造》时代的香港製造,究竟怎样理解现今的香港?备受压迫、有志难伸、苦无出路。当三齣被挑选出来公映的作品,也或多或少浮现出一种相同的意识,你总不能勉强说是偶然而并非常态。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尤其董小慧同学执导的《开学》,以看似荒诞的手法,描述一个正常学生在现今教育制度及家长期望之下,如何被扭曲,结局的安排,可以称得上跟《香港製造》不谋而合,你必定会为这二十年来社会的退步而心酸。在《香港製造》面对困局的,始终聚焦于低下阶层,是屋村内的古惑仔,是读书不成的废青,是智障,是身怀绝症等待救援的病人,是沉溺于自我幻想中的文艺青年。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香港知专设计学院毕业作品展 – 《开学》 董小慧

在《开学》,是中产家庭的子女,是勤奋向学的有为学生,是你和我是他;大力挤压的,不再是黑社会大哥,不是收数佬,也不是天意,而是一个个道貌岸然,觉得自己做所有事也很正确,也是为了世界变得更好的社会贤达,是整个社会制度在同时向社会逼害。如果现今毕业生翻看《香港製造》,是否必然认同电影中的金句呢?「我係幸福嘅,你生勾勾要面对个将来喎。」

《 香港製造 》修复版7月1重映! 20年前后青年同被压逼
「我係幸福嘅,你生勾勾要面对个将来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