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资讯 >《 香港老字号:添记眼镜 》 >

《 香港老字号:添记眼镜 》

 添记眼镜。

店主:严镜添先生。

地址:上环弓絃巷排档。

开业年份:1940。


1941年,日军佔领香港,港人经历过三年零八个月的艰难日子后,添叔开始在上环摆档,售卖打火 机、毛笔、眼镜等中上环的洋行上班族必需品。领有视光师牌照的他,1962年索性在上环嚤啰上街 近弓弦巷经营「添记眼镜」,专卖眼镜。经历战乱,添叔只找回验眼器、打磨镜片的机械等谋生工具, 也留下不少古老款式的眼镜架。

今次香港小店系列有幸能邀请「添记眼镜」的创办人严镜添先生跟我们分享他的人生经历、故事、眼镜验配知识、及人手製作眼镜的艺术。
他就是今天的故事主人翁,年逾 80 岁的「添记眼镜」店主严镜添先生。


小店位于上环嚤啰街旁的后巷,人流比较少,入口比较隐蔽。为了吸引客人,严先生在后巷入口旁挂上自己写的招牌。


人称添叔的严镜添先生在 40 年代于上环的弓絃巷开始「添记眼镜」,经营逾 60 载。


小店的「生招牌」亦是添叔亲手写的。


第一次探访添叔时正于农曆新年前夕,添叔亦会为街坊写「挥春」及祝福字帖。


小店的「自助式橱窗」。



1941年,日军佔领香港,港人经历过三年零八个月的艰难日子后,添叔开始在上环摆档,售卖打火机、毛笔、眼镜等中上环的洋行上班族必需品。领有视光师牌照的他,1962年索性在上环嚤啰上街近弓弦巷经营「添记眼镜」,专卖眼镜。经历战乱,添叔只找回验眼器、打磨镜片的机械等谋生工具,也留下不少古老款式的眼镜架。

验眼器。


在验眼后选择合适度数及厚度的镜片。


根据客人选择的眼镜镜框,选择预设的镜片模型剪裁镜片。




镜片剪裁好后就用手工锉打磨。


验眼、选镜片、剪裁镜片、及打磨镜片都是添叔一手一脚亲力亲为,整个过程大概需要两小时。添叔说:「人老了,手脚慢了,眼睛看不清。。。。。我年青时,打造一副眼镜只需一小时。」岁月不留人。。。。。

添叔在打造镜片时十分小心,重複确定镜片呎吋跟眼镜镜框合适。添叔重複地说:「打磨时,呎寸上预留多一点比较好,小心打磨,预多好过预少,手快快打磨过度,镜片就会作废浪费了,令客人久等总不好意思。」


慢工出细货。添叔说:「搅掂啦!你看一看,FIT 到漏油!」


用热风机把眼镜镜框慢慢软化令镜框膨胀一点点,再把呎吋「刚刚好」的镜片安装好。等待眼镜镜框冷却后,镜框自然收缩,镜片就不会掉出镜框了。


完成!

小店的不同角落。




后记。


「添记」在偏僻的弓弦巷内,一不留神就会走过头。添叔透露其生意,除了农曆新年前写挥春有数千元收入外,平时只赚数百元,「日不发市」更是经常发生。当有心人在「镜海」中觅到所爱,你就要有心理準备添叔会「漫天喊价」,你以为只值20、30元的镜架,他偏偏叫价450元。从事眼镜设计的一对「80后情侣」,得悉添叔可能是全港唯一一位懂「人手打造」眼镜镜片的师傅,特意来欣赏这种绝门手艺,可惜添叔在农曆新年只写挥春不造镜片,唯有过完年后再来光顾。

由于「添记」位置极不起眼,添叔有时会把眼镜、旧照片、挥春及画等,放在楼梯转角位石壆上吸引人流,但也惹上官非,被食环署人员检控阻街,辛苦赚回来的血汗钱分分钟付之流水。去年4月22日,添叔将25副眼镜及23幅画放在石壆上摆卖,被食环署罚款4000元,同时,他未有为小贩牌照续牌再罚450元。添叔还是不服气,他说:「虽然见过鬼怕黑,但我为了生计,还是会继续将眼镜、挥春摆出去。」

现在,香港政府常鼓励本地企业打造香港品牌,其实所谓的香港品牌并不需要政府大力的「催谷」和宣传,说要将香港打造成怎样怎样的国际城市,什幺什幺中心。其实,香港每一个地方都有本土品牌,或者有人认为这些品牌是不入流,欠缺市场潜力,它们是市场竞争下的淘汰者。
但假若一个城市连自身的本土民间产业也欠缺,只有一些大商家和大企业垄断整个本土市场,他们将自己产品的外形非要弄得美轮美奂和精致无暇,刻意为产品营造旧本土味道,这一切都是故弄玄虚,只卖形象,不卖内涵,这样的产品能帮助让外来游客认识真正的香港吗?恐怕连本地的香港人也会渐渐遗忘这些香港民间本土品牌。

也许,添记眼镜是旁人的眼里只是名不经传低廉的本土品牌,更会质疑它的品质和耐用度,但是这些产品是以一颗真诚专注的心去製造的产品能在名店购买到呢?谁敢保证添记眼镜是比名牌产品的质量低,也许这只是名牌效应的假象,商家肯花钱卖广告,其产品自然能够吸引人去购买,而没资金能力的品牌,也随之而被市场淘汰,实在非常可惜。

我承认人是贪新忘旧的,人追求的东西当然是希望得到最好的,但人在追求美好同时,也不能够遗忘自己的城市曾经拥有的记忆与历史,否则只会令自己的城市弄得无味,淡如白开水,香港亦从此无味。

上一篇: 下一篇: